《水浒传》剧情介绍

《水浒传》是由中央电视台与中国电视剧制作中心联合出品,根据元末明初施耐庵的同名小说改编。由张绍林执导,杨争光 、冉平改编,李雪健、周野芒、臧金生、丁海峰、赵小锐、杨猛等主演的43集电视连续剧。

该剧讲述的是宋朝宋徽宗时期皇帝昏庸、奸臣当道、官府腐败、贪官污吏陷害忠良,弄得民不聊生,许多正直善良的人被官府逼得无路可走,被迫奋起反抗,最终108条好汉聚义梁山泊,但随后宋江对朝廷的投降使得一场轰轰烈烈的农民起义最后走向失败的故事。

第1集 高俅发迹

北宋末年,汴梁市集一片繁华,各种杂耍献艺处处表演。一群浮浪弟子正为高俅踢球表演而喝彩,因一耍棍艺人的精彩表演拉走了观众,高俅等不满欲寻滋事者,更群殴耍棍表演者。此时,东京八十万禁军教头王进经过,打散了高俅等人,二人结下积怨。高俅本是董记药店伙计,但因脾气太坏被辞退,几经辗转,进了小王都太尉府作了随从,后来,更被端王留在府内。哲宗皇帝驾崩,其弟端王继位,是为徽宗。高俅随之升迁殿帅府太尉,正好是王进上司,王进不敢露面,但高俅强令其前来,仇人见面,高俅便以“蔑视本官,以病搪塞”为由,轮番棍棒伺候。有一个叫高坎的浮浪弟子从小与高俅交情深厚高俅将他收作干儿,高坎便成了高衙内。王进经多番思量,认为在东京没有活路,只好忍痛出走,投奔其父在延安府的世交,高俅得知后即下令缉拿王进。

第2集 拳打镇关西

九纹龙史进寻师至渭州与鲁达在茶坊相识,史进道出师父王进,曾住史家村教其拳棒,谈话间酒楼上不时传来嘤嘤哭声,于是向酒保查问,获悉金氏一家因来此投亲不遂,金母病丧,郑屠强收其女金翠莲为妾,后被郑妻得知,逐出金氏父女,流落酒楼卖唱,鲁达听罢火起,即要找郑屠计较,并给二十两银子金氏父女返乡。鲁达先打了店小二再去郑屠的肉铺三拳两脚,打死了郑屠,逃至雁门关,巧遇金老汉,此时金翠莲已为赵员外妾,由于官兵获悉其下落,鲁达处境危险,赵员外只好送其上五台山出家避难。长老为其摩顶受戒教其三皈五戒并赐法名智深。

第3集 大闹五台山

寺院内添了个鲁智深,显得格格不入,别人打坐参禅,智深却鼾声大作,众僧听讲经文,智深却东张西望,智深更醉打门子、火工,闹得寺院鸡飞狗跳。智真长老谆谆诱导,智深深受感动,他努力入静,积极戒酒。不过,火工们伺机报复,哄骗智深下山,路过铁匠铺,智深打了一条六十二斤重的水磨禅杖和一口戒刀付了五两银子。智深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好不痛快。智深满嘴油光,手提一条狗腿肉返回五台山,到了山门前,门已关,智深全力朝门撞去,跌入寺内,和尚与火工们如临大敌,手执棍棒,一齐来战,终被智深打得东倒西歪。智深闯了大祸,智真长老只好把其推荐到开封相国寺智清禅师处。

第4集 倒拔垂杨柳

鲁智深到了开封大相国寺,寺内的菜园经常有一批以张三为首的滋事份子骚扰,看菜园的老和尚管不了他们,于是让智深当了这个菜园管长,众泼皮想趁鲁智深新来乍到给鲁智深一个下马威借给鲁智深送礼之际想把鲁智深掀进粪坑结果反被鲁智深踢进粪坑。经过鲁智深的教导众泼皮答应再也不来菜园闹事。并说如果鲁智深以后有什么差遣的话众泼皮愿效犬马之劳。鲁智深更与众泼皮结为师徒。一日,智深在菜园演练拳脚,张三等买了酒肉款待师父,谈到高兴时,忽然听到墙外柳树上老鹄叫智深于是倒拔垂杨柳。接着鲁智深又为众泼皮耍弄禅杖。墙外有人喝彩,原来是禁军教头林冲,智深更与林冲结为兄弟。忽然林家丫环锦儿来报,林娘子被人调戏,林赶到原来是高衙内强行非礼。高衙内回府,为未能得手而耿耿于怀,随从富安献计,让陆谦利用林是其恩公的关系,把林骗到樊楼喝酒,富安却谎报林娘子,说林在陆谦家吃酒倒下,林娘子与锦儿慌忙赶来,锦儿被富安拦在门外,林娘子一人上楼,见到的却是色眼迷迷的高衙内。

第5集 白虎节堂

高衙内在陆谦家二楼厅堂,死死缠住林娘子不放,林娘子与之搏斗渐渐没力气,林赶来,高衙内越窗而逃,林怒气冲冲,手执尖刀返回樊楼找陆谦算帐,惜陆谦早已逃离。高俅臭骂高衙内,高衙内气坏一病不起,老都管禀知高俅,陆谦又讹称林要杀太尉报仇,老都管一边煽风点火,高俅已想出一个阴谋。林在回家途中,以高价买了一把宝刀,次日,太尉府的承局找他,说高太尉要看其新买的宝刀,林便随承局进了太尉府,久候不见人来,便到厅内寻人,抬头见是白虎节堂,正欲退出,高俅从内走出,即以「手执利刃,误入节堂」的罪名将林拿下。后被开封府定了个「误入节堂」的罪名,刺配沧州,陆谦奉高俅之命,送金十两于公人董超,要其与薛霸在半路结果林的性命,林怕拖累妻子,临行前写了休书,随董超薛霸踏上发配之路。

第6集 野猪林

一路上林受尽董超及薛霸折磨,行至野猪林,董超、薛霸表示要午睡,怕林逃跑,将其绑于树上,回头却取了水火棍,申明是受太尉旨意,要取其性命。林危在旦夕之际,鲁智深赶到救下林冲,并欲杀董超与薛霸,幸得林求情,二人才保住性命。鲁智深让他们跪在地上自打嘴巴,接着,一路上董超与薛霸背着林上路,二人虽然累得要命,但因为鲁智深而不敢有半点怠慢。不久来到林野酒店鲁智深叫二公人吃完酒饭去弄辆推车并买些草药来二公人连忙答应。一路上董超与薛霸一个人推一个人拉着林冲上路,快到沧州时鲁智深给了林冲及二公人几两银子并打断一颗松树并警告二公人如果林冲有什么闪失二公人的脑袋比这颗树杈掉得还要利索就辞别林冲回东京去了。走了一会儿林冲遇见小旋风柴进,在其庄院小住,甚受厚待,林棒打洪教头,深得柴进赞赏,林别了柴进,顺利进了沧州牢城营。董超、薛霸回京,被陆谦所杀。高衙内气恨难消,命陆谦、富安去沧州,务必致林冲于死地。

第7集 风雪山神庙

大相国寺菜园里,张三等人向鲁智深报信,有人告发了野猪林的事,鲁智深要离开汴梁。陆谦、富安来到沧州,重金收买差拨,定下谋害林计策。林被调往城外草料场,与老军办完交割,当上了草料场的管事。林从酒店回了草料场,大雪压塌了草厅,于是拿了一床棉被及花枪酒葫芦,寄身于山神庙内。而留在汴梁的林娘子,因不忍受辱,自缢而死。当晚,草料场火起,林冲正在睡觉,忽听庙门外有人议论,原来是陆谦、富安和差拨在为谋害林冲成功而庆祝。林冲怒不可遏,冲出庙门,杀掉陆谦、富安、差拨三个仇人后投奔柴进。高俅获悉陆谦、富安、差拨反被林冲所杀,气愤非常,命沧州府于限期前捉拿林冲。

第8集 林冲落草

相国寺的张三等人为替林娘子报仇,借卖鸟之事将高衙内骗到菜园,众人一起设计将高衙内阉割。从此高衙内成为废人。林离了山神庙投奔柴进,柴进修书推荐林上梁山,不过,梁山首领白衣秀士王伦担心林艺高压主,不愿将其留下,便以银两相赠,逐林下山,梁山朱贵、宋万、杜迁等人以离开梁山另谋出路为胁,要收留林,王伦最终只可默认。林与杨志相遇,二人不打不相识,结为好友。王伦装出热情挽留杨志。杨志因丢了花石纲,急于回京复命,告别王伦下山。

第9集 杨志卖刀

地痞牛二在开封府的水果市场到处破坏,摊主们告到开封府,不过,因牛二背后有靠山,开封府尹也无可奈何,摊主们唯有另辟市场,躲开牛二了事。杨志请来交情深厚的众位制使,商议如何开脱丢失花石纲的罪责,众制使为之四处送礼。杨志也以高价购得美玉,送到太尉府,却被高俅当场摔碎,并将杨志投入大狱。众制使以金钱赎出杨志,杨志出狱后,已是身无分文,只好卖家传的宝刀。在路上,杨志遇上百般耍赖的牛二,牛二百般耍赖惹得杨志怒起,杀掉了牛二。开封府尹因慕杨志是杨老令公之后,网开一面刺配大名府。同时又去信大名府尹梁中书,要其多多关照。其后,杨志深得梁中书重看,专门让杨志与索超在校场比武,杨志以囚犯之身跃升提辖。

第10集 七星聚义

梁中书重用杨志,是要让杨志押送生辰纲,梁中书为给岳丈蔡京祝寿,搜刮价值十万贯的金银珠宝作为生日贺礼,杨志将生辰纲分做十多个担子,让军士们装做挑夫挑着,杨志与谢都管、二虞候扮作客商,踏上了赴京之路。郓城县都头雷横奉知县相公之命来乡下巡捕盗贼一路劳顿乏力便去郓城县东溪村晁盖庄上讨杯酒吃路过村前灵官庙雷横与士兵们抓了因酒醉而躺在供桌上睡觉的赤发鬼刘唐后晁盖将刘唐救下。刘唐探明押送生辰纲之事与晁盖商议劫取这套富贵晁盖举棋不定而后刘唐离去。吴用来到晁盖庄上晁盖将昨夜做了一个梦与昨日就来了赤发鬼刘唐说是有一套富贵拉他做告诉了吴用吴用说他倒有个好去处不知道晁盖肯不肯去啊晁盖问哪里啊吴用说石碣村晁盖说找阮氏兄弟晁盖吴用来到石碣村找阮氏兄弟聚会。在水阁中吴用、阮氏三雄等都希望晁盖劫取这套富贵晁盖看了看众人后说了句好有你们几个咱就干!此时刘唐突然出现后几人到船上吴用指斥时弊,讲明出路,进则可取,退也可守,剖析得天衣无缝,晁盖大喜。后几人又到晁盖庄上商议劫取这套富贵。期间,入云龙公孙胜加入大队,指出黄泥岗是他们的必经之路,又推荐白日鼠白胜到时加入,此时群情振奋,晁盖、吴用、公孙胜、刘唐、阮氏三雄七人把酒为盟,共举大义。

第11集 智取生辰纲

杨志等人赶路,因天热酷热,改为日间休息,晚上才继续行程,不过,军汉们夜间贪睡,迟延不肯动身,更有老都管从中作梗,使行程十分艰难。杨志不敢懈怠,督促军汉们赶路,而谢都管与两个虞候与杨志作对,使杨志十分气愤,这时七辆装满枣子的车走进山林,杨志见麻袋里确是枣子,不再戒备,双方各自歇息。白胜挑两桶酒穿岗而过,枣贩们买了一桶,惹得军汉们垂涎欲滴,杨志见枣贩们饮了没事,便允许军汉们饮用剩下的一桶,杨志等人喝下加入蒙汗药的酒后不省人事,生辰纲被枣贩子们全数劫去。杨志酒醒后踉跄下山,在一酒店门口的树上自缢,被店主曹正所救。

第12集 私放晁天王

曹正荐杨志上二龙山入伙。生辰纲在济州黄泥岗被劫,京城蔡太师传令于十日内捉拿贼凶,否则革职查办,管辖黄泥岗地段的缉捕使臣何涛因未能破案,被面刺逸配二字,发配沙门岛。在准备上路时,遇其弟何清说出破案线索,何涛喜即回禀济州,抓了白胜,白胜在牢中受刑不过,招出晁盖。东溪村里,晁盖吴用因不见白胜,忧心忡忡,二人到郓城县城寻找白胜的下落。济州府何涛来郓城与县衙接洽,宋江把何涛安顿在酒楼喝酒,自己即抽身出来,骑马赶向晁盖村庄报信,晁盖随即离去。

第13集 火并王伦

何涛在东溪村扑了个空,便率官兵追至石碣村。何涛乘渔船寻声而去,见到小船,何涛令官兵放箭,歌者跳入水中,只见身后十几只载满柴禾的渔船顺风飘来,霎时船上火起,风成火势,同时,官兵身上火,纷纷跌落水中,何涛亦被一张大网捉住。原来唱歌摇船者就是阮氏三兄弟,阮小五割下何涛耳朵晁盖等人大败官兵后投奔梁山。晁盖等人上了梁出,王伦故技重演,表面酒肉相待,但暗里严加防范,同时与林冲义结金兰,好让林冲为其效命。吴用暗探林冲,并以言激林冲,林冲不动声色,静待王伦至断金亭送晁盖等人下山时,林冲杀了王伦,并尊晁盖为山寨之主。

第14集 宋江杀惜

宋江在郓城县扶困济危,人称「及时雨」,他曾为卖唱的阎婆惜安葬亡父,店主刘婆便提出撮合二人,宋江再三推辞,不过刘婆苦缠不休,当宋江得知晁盖等人安然上山心中欣喜,也顺口答应娶阎婆惜作妾。由于宋江以公务为重,不恋女色,常使阎婆惜独守新房,县衙文案张文远早有觊觎之心遂乘虚而入,二人勾搭成奸。晁盖欲答谢雷横的救命之恩,遣刘唐送百两黄金及一封信给宋江。而宋江将黄金及信放入招文袋后,回到阎婆惜处,不料,阎婆惜主动表白与人私通,要宋江写下休书留下财产,成全他们。宋江写罢休书匆匆离去,半途中,发现遗留了招文袋在家里,急忙回去,可惜阎婆惜已看了书信,并要胁宋江要明媒正娶自己,否则就告发其私通梁山强盗,宋江只好一一答应。阎婆惜怕宋江变卦,不愿将招文袋交给宋江,宋江在情急之中,以压衣刀杀了阎婆惜,烧了梁山书信,仓皇逃离,刘婆追出,缠住宋江,最后得老更夫帮忙,宋江才脱身逃去。

第15集 景阳冈

刘婆与老更夫上了公堂,张文远见阎婆惜已死,拿宋江的压衣刀作物证,也来县衙告发,刘婆当场揭露张文远与阎婆惜私通,知县重责张文远,并判其入牢。郓城知县派雷横捉拿宋江,雷横到了宋家庄,宋太公声称与宋江早已断了父子情,并有文书可证,雷横拿文书回衙门交差。宋江前往沧州投奔柴进在柴进庄上遇见同为避官的武松,武松由于十分思念抚养其成人的兄长武大于是便告别了柴进与宋江前往清河县寻找兄长宋江放心不下送了一程又一程最终与武松分别。武松在景阳冈酒店痛饮十八碗后,带醉上路,当见到阳谷县衙榜文,要行人定时结伙过冈,免遭虎伤,这才清醒些。同时,听到山中一声虎啸,猛虎腾空窜来,武松闪过,用哨棒击之,武松赤手空拳,将老虎打死。武大以卖坎饼为生,妻子潘金莲原是张大户家使女,受尽磨难,自嫁给武大后,虽说不称心,但总算有了自己的一个家。

第16集 兄弟重逢

次日,众猎户抬着武松与死虎,向县衙报功请赏,县令赏了武松,并留其任县衙步兵都头,武大巧遇武松,欣喜若狂,武松回家见了嫂嫂潘金莲,一家三口其乐融融。武松归来,没有人敢再欺负武大,炊饼生意也上升不少,与其一起卖梨的郓哥也以认识武松为荣,常与武大结伴相随。潘金莲一方面对着一个猥琐丑陋的武大,另一边则是一个英武潇洒的武松,心有不甘,故对武松表现出格外热情及体贴,并借机挑逗武松。武大则早出晚归,努力做生意,更暗为武松娶妻作准备。一日,潘金莲悉心打扮后,寂寞难耐,往窗外观看,不慎将叉竿碰落,正好打在过路的西门庆头上。西门庆仰望,见潘金莲光彩照人,死死盯住不放,潘金莲心慌,放下竹帘。潘金莲对武大的厌恶,与对武松的爱慕与日俱增,一日借武大未归,便要与武松喝交杯酒,面对潘金莲挑逗,武松严词以拒,从此搬回县衙住。数日后,武松受命出远差,临行前再三叮嘱武大要晚出早归遇歹人不要与他争执一切等武松回来再说武大点头应允。且劝说潘金莲要洁身自好。

第17集 王婆弄风情

武松走后,武大依照弟弟叮嘱,晚出早归。西门庆自从那日挨了一叉竿后,心里就放不下潘金莲,及后到王婆茶店,表明心意,要王干娘成全其好事,王婆收了银两后,为其出谋划策,要西门庆先送来上等绸缎,然后听其调遣,西门庆自然一一照办。王婆来到武大家,请潘金莲来为她做寿衣,让二人在茶馆会面,王婆弄来酒菜,说是酬谢二人,酒席之间,西门庆、潘金莲眉来眼去,再加王婆从中撮合,二人距离逐渐缩短。

第18集 武大郎捉奸

西门庆与潘金莲又一次在茶店幽会,王婆中途借买果品离去,西门庆使出情场故技,几番勾引,潘金莲半推半就,做下苟且之事。此时王婆突然出现,要挟潘金莲,潘金莲只好就范,天天来茶馆与西门庆幽会。卖梨的郓哥听见别人议论潘金莲与人幽会,于是告知武大,武大直扑王婆茶馆,王婆被郓哥缠住,武大执扁担闯入茶馆内屋,被西门庆一脚踢中心窝,武大倒地,西门庆逃走。潘金莲扶武大回家,武大一病不起,潘金莲认错,武大原谅了她,只求潘金莲不再与西门庆来往,并答应不将此事告诉武松,潘金莲颇受感动,王婆借送参汤窜入武大家,并要潘金莲再去茶馆,潘金莲丢不下武大,没有答应。潘金莲为武大去抓药,去的路上被王婆截住,王婆说武松就要回来,潘金莲大惊,没有主意,只好答应王婆来茶馆与西门庆商议对策。王婆及西门庆要潘金莲下砒霜毒死武大,潘金莲害怕,但又别无选择。所有的这一切都被躲在角落里的郓哥看了个正着。

第19集 狮子楼

潘金莲将和有砒霜的药端给武大并在武大面前认错。王婆进屋后更是添油加醋希望武大服用毒药。武大听了潘金莲的认错之后便心软了喝了一口药感觉药味道很怪便住了口。王婆谎称这药对武大的病有好处希望武大趁热喝下。潘金莲将碗里的毒药全部给武大强行灌下武大被呛得泪流满面。王婆叫潘金莲用被子将武大捂住谎称给武大发汗。武大在床上挣扎了几下便不动了。王婆与潘金莲掀开被子一看武大两眼睁得大大的早已七窍流血身亡。王婆吓了一大跳。潘金莲吓得倒在了地上。西门庆使银两强令团头何九尽快火葬,不留痕,并再次殴打郓哥,要其守口如瓶。武松归来见兄长已死,悲痛万分,同时找郓哥查问真相,武松、郓哥、何九告到县衙,县令慑于西门庆在阳谷县的势力,不敢受理,武松投诉无门,唯有自行解决。武松带着两个士兵,请了近邻纸店老板、银店姚二、茶店王婆到家,连同潘金莲,在武大灵堂前围桌而坐。武松抽刀指着王婆,要她说出谁是凶手,并叫姚二当场笔录,王婆吓得和盘托出,结果武松杀了潘金莲,提着潘金莲的人头去找西门庆。狮子楼上,西门庆正与几个粉头在饮酒作乐,武松先让店小二送上潘金莲人头,西门庆大惊,武松与西门庆斗了几个回合西门庆被武松踢下狮子楼武松也一个虎跃跳出窗外。将西门庆追上并举过头顶又狠狠的掼在地上。西门庆七窍流血命归西天。武松随即上前一刀将他的脑袋切下众人愕然。武松将武大的一切什物烧了。武松报仇后,自动去县衙投案,县里判王婆死罪,武松脊杖四十,发配孟州。走到路口遇郓哥。郓哥告诉武松他爹死了他在这世上再没一个亲人了。武松说他和郓哥彼此一样并给了郓哥几两银子。郓哥问武松什么时候回来等武松回来让武松教他本事。

第20集 醉打蒋门神

武松与二公人行至十字坡,在酒店结识了菜园子张青与母夜叉孙二娘,并与张青结为兄弟。接着武松到牢城营,竟得到管营的厚待。管营请武松回家道出原委说明自己名叫施恩,自幼在江湖上学些枪棒得了个诨名“金眼彪”在快活林开了百多间酒店赌馆,利用管营牢中死囚犯替其管理生意,财源可观。后来来了个蒋门神,仗着相扑的本事,霸占了快活林,施恩告官告不准,打又打不过他,听说打虎英雄武松来到牢城营,便想请其为自己出口气。武松听罢,欣然答应,只是要求施恩在去快活林的途中,每遇一家酒店便要请他饮酒三碗他说这叫做“无三不过望”有力又有势喝得烂醉才好下手。武松来到蒋门神酒店后叫酒保先打两角酒尝尝随后又将蒋门神老婆羞辱一番。蒋门神老婆叫人把武松打出去武松先打了酒店伙计又把蒋门神老婆栽入酒缸随后又痛打了蒋门神一番并警告蒋门神如果在孟州被武松再见到的话见一次就打一遍见十回就打十遍。蒋门神只好答应武松今后永不在孟州露面。

第21集 血溅鸳鸯楼

不过,蒋门神并没有真正离开孟州,他找了张都监,要张替其报仇,张都监把武松从施恩处请入府内,待为上宾,并要将歌女丫环玉兰许配给武松为妻,但武松只以兄妹相称。蒋门神卷土重来,再霸占快活林打走施恩。张都监指使玉兰将赃物暗置武松房内,然后诬武松为盗贼,武松有口难辩,张都监将武松押回牢城营,重责成招,后经施恩帮忙才保住性命,判了发配恩州。二公人押武松走至飞云浦,后面有两个提刀人尾随而来,众人悄悄向武松围拢,武松先发制人,将两人踢下河去,另一提刀人挥刀砍来,武松举枷遮挡,枷被劈开,武松使半片木枷劈死提刀人,并从其余杀手口中得知蒋门神是主使后将他们全部杀死。都监府鸳鸯楼上,张都监与蒋门神一面饮酒作乐,一面等候武松被杀的消息,武松先回快活林,杀了蒋妻,烧了酒店,再回鸳鸯楼,杀死蒋门神、张都监以及参与谋害自己的马夫、玉兰等人。并在墙上写下“杀人者打虎武松也”几个血淋淋的大字。

第22集 清风寨

武松逃离孟州城,在庙内巧遇张青、孙二娘,三人回十字坡。为避官府捉拿孙二娘将武松扮成行者模样张青修书一封荐武松上二龙山入伙。武松途中遇到宋江在酒店里武松劝宋江与他一起上二龙山宋江怕多加一条罪名而拒绝。宋江劝武松与他一起投奔清风寨的花荣武松怕自己杀人太多恐怕会连累宋江而拒绝。于是二人问明店家去清风寨和二龙山的路之后就各奔东西了。宋江离开柴进,投奔清风寨的花荣,中途被强盗捉获,谁知强盗之主却是矮脚虎王英、王英久仰宋江大名,设宴压惊,中途却悄然离去。因为王英劫了清风寨寨主刘高之妻,要其作压寨夫人,宋江看在花荣面上,救了刘高妻。后宋江到了清风寨,刘高妻反诬告宋江是强盗,花荣自然难免私通之罪,刘高将宋江、花荣一并捉拿,及后刘高妻又被王英劫上山寨。刘唐来到清风山拉王英、燕顺、郑天寿等上梁山。宋江、花荣也准备上梁山投奔晁盖,宴间,王英又去纠缠刘高妻,刘唐杀了刘高妻,忽然郑天寿送来宋江的家书,说宋太公已死。宋江立刻赶回宋家庄,却见老父健在,责问弟弟宋清,却遭到宋太公痛骂,宋太公要其发誓永不悖忠孝之本。

第23集 发配江洲

刘唐暗中保护宋江回村,见官兵到宋家庄,便催宋江速上梁山,宋江不允。官兵不见宋江,便要捉宋太公抵罪,宋江出面自首,随赵都头进城服罪,郓城知县与宋江交厚,只判刺配江州。发配途中,宋江被刘唐救上梁山。晁盖吴用等竭力劝宋江加入其伍,遭宋江拒绝。宋江到江州牢城营,结识了“神行太保”戴宗和“黑旋风”李逵,李逵久仰宋江大名,对宋敬重有加,欲宴请宋江但没有钱,借钱去赌又输光,便和众赌徒吵起来,宋江平息了风波。而后李逵为了能让宋江喝口鲜鱼汤便去讨鱼来到江边遇“浪里白条”张顺。二人不打不相识。宋江又结识了渔民张顺。宋江、戴宗、李逵、张顺四人同去江边酒楼上吃酒。

第24集 浔阳楼题反诗

宋江在江州安心伏法,只等朝廷大赦,惜后获悉大赦名单上没有自己名字,感到十分失落,独自上浔阳楼借酒浇愁,感慨自己对国不能尽忠,对家不能尽孝,把酒酹江,空有抱负。宋江见酒楼粉墙上有文人题留的诗句,乘酒兴写下了「他时若遂凌云志,敢笑黄巢不丈夫」的七绝,这首诗偏让江州通判黄文炳发现,黄文炳即往告发,知府蔡九乃当朝太师蔡京之子,不学无术,对宋江题诗之事不在意,无奈黄文炳危言耸听,咬定宋江谋反,蔡九便下令审讯宋江。戴宗将消息告了宋江,宋江一时无计,只能装疯。黄文炳重责宋江,宋江抵不住严刑,唯有招认被判死罪。黄文炳唆使蔡九上书蔡太师,以图邀功,家书写好,派戴宗送往东京。戴宗上了梁山说明险情,吴用让萧让仿蔡体拟信,信中令蔡九将宋江解到京城处置,这样便可中途劫救。戴宗带假信返回江州,被黄文炳识破,戴宗也被判死罪,与宋江一起处斩。

第25集 闹江州

监斩官黄文炳押宋江、戴宗赶刑场问斩,黄文炳怕中途生变,提前行刑。晁盖在高处一摔酒碗,梁山众英雄便涌杀过来。花荣放箭,射杀刽子手,李逵抡板斧向官兵排头砍去,打开囚笼,救出宋江、戴宗。行至白龙庙,经宋江介绍李逵与梁山好汉相识。宋江上了梁山,众兄弟设宴接待,宋江深谢众兄弟舍命相救。晁盖又派人将宋太公接上梁山。宋江想起李逵尚有老母在家,李逵不愿惊动旁人,自己下了梁山,途中遇李鬼冒名剪径,被李逵打倒在地,举刀欲砍,李鬼谎称家有九旬老母,求李逵饶命,李逵体恤其孝心,赠银放人,后李逵寻食至李鬼家,李鬼妻欲拿李逵下落而领赏,被李逵听见,李逵杀了李鬼,而李鬼妻则逃脱了。李逵的母亲因日夜恩念儿子而双目失明,李逵的兄长李达一见李逵,便骂其做了强盗,连累了全家,并要他见官,李逵火起,一拳击倒李达,李达转身出去,叫来衙门节级杨雄等来捉李逵。

第26集 李逵背母

黑旋风李逵背着老母直返梁山。路经沂岭李逵为母寻水而去。不料李母却被山中老虎吃掉。李逵赶回杀了一窝四虎葬了老母。村民中李鬼妻认出李逵便告知曹太公将李逵灌醉并告到县衙。朱贵、戴宗受宋江之命,下山接应李逵,朱贵的弟弟朱富是杨雄弟子,朱富在押解途中请杨雄吃酒,私放李逵,杨雄也没有办法,因要犯走了,杨雄被降职,心中感到非常烦闷,在回家路上被一群落魄汉子缠住借钱杨雄不借汉子们用绳索捆住杨雄并对杨雄拳打脚踢。最后得“拼命三郎”石秀替其解围,二人结为兄弟。杨雄之妻潘巧云与和尚裴如海有染,潘巧云借为前夫王押司亡灵做功德之际将裴如海请至家中。当晚潘巧云与裴如海在房内宽衣解带。被“鼓上蚤”时迁发现。石秀在月光下舞弄棍棒一条黑影从旁边闪过石秀竟没有察觉但一件首饰落地的声音惊动了石秀。石秀抓住了黑影黑影道出原委自己名叫时迁人称“鼓上蚤”。时迁于是将此事告诉了石秀。石秀本来不信于是躲在楼梯口石秀发现裴如海从潘巧云的房中出来,潘巧云怕丑事败露,先咬石秀调戏自己,杨雄听罢怒不可遏赶走石秀。

第27集 祝家庄(上)

石秀气愤非常,当夜先杀了头陀然后拿着头陀的衣服和木鱼在杨雄家巷子里等裴如海。石秀用尖刀逼裴如海将实情说出后杀了裴如海,又将潘巧云骗上翠屏山捆在树上,拿着裴如海的衣服和木鱼叫来杨雄对质,潘巧云坦然承认自嫁与杨雄两年以来还不如与师兄睡那两夜快活!杨雄听罢怒火中烧杀了潘巧云。及后,杨雄、石秀及时迁决定投奔梁山,路经祝家庄,晚上,因时迁偷了店里的鸡而与店主发生争执,庄客蜂拥而入,三人杀出客店后时迁中了埋伏被捉。杨雄与石秀逃脱,二人上了梁山,要求发兵救时迁,晁盖因时迁是鼠窃狗盗之辈,不屑兴师动众,宋江则认为,凡投梁山者皆应视为兄弟,并说服晁盖领兵攻打祝家庄。杨雄、石秀潜入庄内,杨雄却被当作梁山细作捉去,宋江不见杨雄石秀归来。探子报来,祝家庄捉了梁山细作,宋江为救杨雄、石秀,下令直攻祝家庄,却中了对方伏击。晁盖派人要宋江回山,宋江誓要攻打祝家庄,次日,两军对阵,王英被扈三娘所擒。秦明被祝军捉获。林冲活捉了扈三娘。梁山损兵折将,吴用主张只可智取,并想好一计。

第28集 祝家庄(下)

登州提辖孙立收到祝家庄差人送来要求援兵的信,不过,孙立没有理会,后来又有人报,弟媳顾大嫂病危,孙立被领到一家客栈,见了顾大嫂却是安然无恙。顾大嫂解释自己与丈夫孙新为救解珍及解宝兄弟,杀了财主毛太公那老贼一家现准备投奔梁山。孙立不忍落草为寇,此时宋江出来,说明梁山志在替天行道,日后只盼皇上招安,仍可为国效忠,最终孙立决定投奔梁山并让宋江依计而行。孙立让孙新顾大嫂、解珍、解宝扮作公吏,随其进祝家庄,孙新顾大嫂等借送饭之际,杀死看守兵士,放出众好汉,而在庄外的宋江率兵攻来,祝家军一片狼藉,宋江扫平祝家庄后,戴宗来报,柴进被高唐州知府高廉陷害现已押入死牢危在旦夕。宋江为救柴进,发兵高唐州,知府高廉大败,高廉求叔父高俅派兵增援。高俅奏明徽宗,命呼延灼即刻发兵,但救兵未到,高唐州已被梁山攻下,林冲取了高廉人头。

第29集 大破连环马

梁山军进入高唐州,李逵从井底救了柴进。宋江、吴用从降将彭屺口中得知,只有金枪班教师徐宁擅使钩镰枪法徐宁有一祖传的雁翎甲,若盗得宝物,便可有取胜把握。时迁请命,宋江应允,并派杨雄呼应。时迁潜入徐宁府,盗了雁翎甲,徐宁发现后追之,惜被杨雄用蒙汗药麻醉,并运至宋江营寨。经宋江说服,徐宁降了梁山,徐宁训练连环马大败呼延灼经宋江说服,呼延灼降了梁山。梁山大军浩浩荡荡返回梁山。花荣报讯曾头市的曾家五虎劫了夜照玉狮子马并打了押后的刘唐。

第30集 曾头市

回到梁山又有二龙山桃花山两山来投。席间晁盖不见刘唐阮氏兄弟说明原因晁盖不由分说要为刘唐报仇荡平曾头市。宋江与吴用等头领劝阻无效,晁盖率兵五千,连夜行军,以疲惫之师仓促上阵,终被曾头市的教师史文恭用毒箭射中眼睛,主帅垂危,梁山军败北。戴宗报讯,朝廷殿司宿太尉到西岳降香,宋江却想通过宿太尉疏通招安关节,宋江软硬兼施,宿太尉当场应允,不过,久不见京城消息,宋江认为因梁山没有显赫人物,由此想到大名府的卢俊义,并要吴用亲自下山邀卢俊义入伍。吴用、李逵扮作卦士,在卢祝寿之日入府算卦,吴用危言耸听,说卢俊义百日之内有血光之灾,他念了一首卦歌,当场题写于墙上,并说照此行事便可解灾难。

第31集 卢俊义上山

晁盖败回梁山,病势转危。卢俊义收拾行装准备上路时,被管家李固栏住,官兵一涌而上,以反贼罪名捉了卢俊义,卢的贴身随从燕青上前阻止,被官兵推开,原来吴用所写卦歌每句的第一字连起来为「卢俊义反」。晁盖在临死前折箭起誓,谁捉得仇人史文恭,谁即为梁山之主,说罢便身亡。聚义厅内搭起灵堂,并拥戴宋江做了临时寨主。宋江为替晁盖报仇,号令起兵,荡平曾头市。忽有朱贵来报,大名府卢员外被投入死牢。宋江、吴用决定先打大名府,解救卢俊义。杨雄、鲁智深等已攻破城楼。鲁智深率先打开城门。宋江令旗一挥,林冲、秦明、花荣等冲进城门,一场厮杀,官兵大乱,宋江与吴用等人救出卢俊义,赔罪之余,劝其入伙,卢欣然答应。得知真相后贾氏悔恨不已,一剑刺死李固,并挥剑自刎。

第32集 英雄排座次

卢俊义上山后,宋江欲让位于他,但众头领却都反对,宋江只得作罢,遂将晁盖的誓箭与卢俊义各执其半,言明谁捉得史文恭谁即为梁山之主。李逵背着宋江,独自下山往曾头市,途中结识“没面目”焦挺。李逵欲先捉史文恭,以保宋江的寨主之位。在曾头市寨门前,史文恭命曾涂将李逵拿进寨来。李逵被史文恭一箭射中脚踝被焦挺所救。后梁山大军赶到,花荣射杀曾家长子曾涂。史文恭跨夜照玉狮子马迎战,秦明中枪落马,林冲、花荣杀出救下秦明。林冲枪挑曾索。双方混战后,曾家二子死去,曾太公懊悔不已,与梁山讲和,宋江要曾家交出史文恭否则誓不罢休。时迁扮作小贩,探明路上陷阱,并设下标记,梁山大军随之潜行夜袭,史文恭与曾家兄弟仓促上阵。曾密被鲁智深禅杖打死。武松等人杀进了曾家府抬头一看曾长官已自缢而死。史文恭射杀曾魁,逃出重围,在路上遇埋伏的卢俊义,终被卢生擒活捉。梁山大胜而归,以史文恭人头祭奠晁盖,宋江正式坐了首位,头领亦排次序,改聚义厅为忠义堂。

第33集 元夜闹东京

一转眼到了除夕,大家在忠义堂摆宴畅饮。宋江乘兴作词一首。但当乐和唱到「愿天王降诏早诏安,心方足」时,武松首先发难,使热烈气氛大变。宴后,宋江把武松、鲁智深、林冲、李逵、阮氏兄弟等叫到自己屋内,讲明心意,众好汉闹得不欢而散。宋江往东京拜见宿太尉,惜宿已被革职。宋江求计,宿让其去御香楼见与皇上有染的李师师,或许能遇上皇上,讨得一纸诏书。宋江带燕青去见李师师,但李师师已上街赏灯。宋江等人会李师师,李师师答应尽力帮忙,正好皇上从地道潜入,李师师忙去迎驾,宋江静候消息。李逵从柴进口中得知宋江去了御香楼,大为恼火,杀奔御香楼,与御林军杀在一处,宋江燕青大惊,出来与柴进、李俊等会合,众好汉护着宋江边杀边退。高俅得知惊了圣驾,忙调兵遣将,捉拿梁山强盗。元宵夜闹东京,震怒皇上徽宗,徽宗责令高俅尽快剿灭梁山贼寇。

第34集 燕青打擂

宋江回梁山,深感手下头领军纪不严,所以要整顿军纪及加紧操练。而在东京高俅接纳李虞候献计,在泰安岱庙设擂,请擎天柱任原当擂主,引梁山等人出洞。宋江派燕青下山试探虚实,李逵也偷偷下山,追上燕青。燕青、李逵扮作商人与挑夫,与江南方腊的将领庞万春与庞秋霞兄妹同居一客栈。第二天燕青、李逵赶至擂场,已是人山人海。庞秋霞纵身跳上擂台,与任原扑打,庞被识破女儿身,顿感惊慌,兄长庞万春上台替庞秋霞。任原放暗器,庞万春受伤。燕青跃上擂台,一脚踢开任原,救下庞万春。燕青与任原扑打最后将任原扔下擂台,李逵踩死任原,场内大乱,李虞候布兵捉拿,四人冲出重围在岔路口依依话别。

第35集 李逵坐堂

燕青与李逵返回梁山路过寿张县在酒店里李逵央求燕青先回去,向宋大哥讨一纸赦书来。次日,燕青返回梁山。李逵独自上街,从老人口中得知,寿张县令是个糊涂官,百姓怨声载道。李逵找到县衙,正遇衙役驱赶老妇,李逵痛打衙役随后扶老妇人走进大堂,叫来县令一问,果然是徇私枉法,李逵穿了县令的官服,重审老妇人一案,结果水落石出,此事传扬出去,告状百姓越来越多。最后刘老汉状告梁山宋江,抢其女儿做押寨夫人。李逵大怒,骑马返回梁山找宋江算帐。在忠义堂前李逵挥板斧砍倒杏黄大旗宋江令人将李逵拿下。李逵道出因由,宋江答应下山对质。刘老汉仔细辩认,只是摇头,宋江离去,李逵发呆,只得回梁山向宋江请罪,宋江列数李逵上山以来所犯之罪,李逵一一认帐,宋江为严明军纪,下令处斩。寿张县刘老汉等百姓给宋江送来万民伞,一齐跪倒为李逵求情,李逵终被赦免。

第36集 偷酒扯诏

皇宫殿上,展开一场对梁山是征剿还是招安的辩论,招安派占上风,徽宗派殿前太尉陈宗善办理此事,但高俅、蔡京耿耿于怀,分别派李虞候、张干办协助陈太尉,实际上破坏招安的实施。梁山忠义堂,时迁报来陈太尉等人到济州,宋江大喜,准备欢迎仪式,宋江命孙二娘顾大嫂布置厅堂准备酒肉筵席。命王英扈三娘整饰忠义堂里里外外搭彩悬花。命裴宣朱武率马步军各五十水泊前二十里伏道迎接御使,不许携带兵器。命阮氏兄弟准备大船在水亭前迎接,御使一到即刻护送上山。其余的兄弟随他和军师卢员外在金沙滩拜接。不料又引起部分头领的非议。忠义堂前,宋江迎接陈太尉的到来,阮小七命水兵把御酒搬进忠义堂,众头领跪听宣诏,只有武松、鲁智深、阮小二站立不动。唯独不见李逵。当诏书念至尽行剿灭,一个不留时,李逵从梁上跳下,撕了诏书,打了李虞候。李虞候发难,武松把刀架在他脖子上,他才不敢吭声。为缓解气氛,陈太尉令张干办赐御酒,不过,大半的御酒已被水兵吃掉,并以湖水充当,众好汉气极,鲁智深砸了酒缸。好汉们涌向陈太尉,幸有宋江保护才没有闹出事来。随后宋江送走陈太尉。

第37集 大败高太尉

宋江送走陈太尉后病倒,担心从此断了招安的后路,吴用认为只有把官兵们打得一败涂地,才能赢得招安,梁山军又积极备战。戴宗回山寨复命陈太尉一回东京就被革职查办朝廷命高俅为大元帅调集大军征讨梁山太师蔡京命十节度使率兵会集济州听由高俅调遣各路兵马已在途中。忠义堂内,宋江命林冲、呼延灼、花荣带两千军马去济州城作战,并派阮氏兄弟接应。吴用认为在挪而不在战损高俅几员大将便可返回千万不可意气用事。花荣放箭射掉高俅的官帽,他们斩三个节度使,杀出重围,回了梁山。鲁智深、李逵等为他们庆功。金陵水军统制刘梦龙到济州,率官船进发,惜被梁山水军生擒,宋江放其回去,不过终被高俅所杀。后高俅在济州打造百只海鳅大船,亲自督战,但海鳅大船也敌不过梁山水军,高俅束手无策,与李虞侯一起被活捉上山。

第38集 招安

高俅与李虞候被软禁,宋江吴用前来,表明若不愿久留,可送他们下山,高俅答应回京全力保奏,早日颁旨招安。期间,林冲执刀闯来,欲杀高俅。宋江大惊,抽剑挡在二人当中,后杨志、呼延灼等人赶来,抱走林冲,宋江送高俅下山之际林冲和鲁智深骑马追至金沙滩但高俅已乘船远去。林冲口吐鲜血栽下马来。鲁智深一拳击倒林冲所骑的马。宋江连忙叫人去叫安道全。吴用认为高俅出身市井无赖靠他无多大指望得另想办法,于是宋江让燕青再去京城找李师师,但李师师反流露出对燕青的爱慕。另蔡京与高俅密谋,趁江南方腊自立皇帝威逼江北之际,招安梁山,以盗制盗,让其两败俱伤。皇宫殿上,蔡京奏本,徽宗已从蔡京口中得知高俅兵败被擒,又被放走回京,遂准蔡京所奏,重用宿景(原著中为宿元景),命其上梁山颁旨。消息传来,宋江激奋难抑,挥笔放歌。宿太尉忠义堂颁旨,宋江等人连忙跪拜。而林冲则病倒在床,在挣扎爬起时,从床上跌下身亡。就在宿景准备辞别回京之际朱武慌慌张张的跑来说林教头不行了。宋江、卢俊义、吴用连忙赶到林冲屋内见林冲已死。宋江哭得泣不成声。

第39集 血洒陈桥驿

梁山众好汉向梁山泊创始人晁盖的灵位辞行。吴用、阮小二、阮小五、阮小七来到晁盖坟前吴用在坟前烧纸。阮小二、阮小五、阮小七哭得泣不成声。鲁智深提着禅杖在不远处林冲的墓碑前站着墓碑上刻着林冲之墓。鲁智深看了看丛怀里掏出一块金牌是朝廷发的鲁智深看了看金牌扔了提着禅杖走了。梁山军接受招安后,大队人马开到东京城外,在陈桥驿驻扎,征示皇本拟加官封爵,高俅从中作梗。蔡京则要梁山军马上去征讨方腊,经宿太尉金殿力辩,徽宗才对梁山军暂行安抚,并召宋江、卢俊义进官见驾。二人见了徽宗,受赐锦袍。在宋江、卢俊义进宫时,殿帅府李虞候到陈桥驿张贴告示,不准梁山人擅自入城,惹恼众好汉,经吴用按捺,才没有闹成事端。一军校何成因李虞侯克扣军粮军饷一怒之下杀了李虞侯后挥刀自刎。朝廷降旨,要梁山军南征方腊,吴用深知此是高俅、蔡京「以盗制盗」「以贼制贼」的阴谋,但也别无选择。

第40集 征方腊

南征出征前,鲁智深借拜谒智清长老为名,再次皈依佛祖,留在大相国寺修行。燕青往御香楼辞别李师师,李师师为其祈祷,保佑燕青平安归来。南征之前,宋江军营大旗被狂风吹折,梁山众头领心情沉重。公孙胜也不辞而别仍去当他的云游道士。梁山军攻破苏州城,苏州守将──方腊之弟方貌弃城南逃。苏州之战,双方死伤惨重,杨志断腿。而蔡京、高俅却在高俅府中为蔡京的「以贼灭贼」之策奏效而庆祝,同时蔡京命令高俅速命招讨张叔夜催促宋江于限期内攻克杭州,不得延误,加速宋江与方腊之间的自相残杀。宋江、吴用看出蔡京高俅的险恶用心,宋江冒着「私下议和」的罪名,想与方腊化干戈为玉帛。先派燕青与李逵进城,找庞氏兄妹疏通,以求言和。涌金门外,两军对垒,宋江、方腊各抒己见,谈判遂告失败。

第41集 魂系涌金门

宋江、方腊「私下议和」之事,被蔡京、高俅得知,蔡、高面奏皇上,要拿宋江问罪,亏宿太尉金殿力办,蔡、高阴谋才未能得逞。宋江劝降无望,只得与方腊决战,张顺为替宋江送信给方腊被方腊之弟方貌乱箭射死于涌金门上。全军将士跪成一片在炮声中为张顺举哀。宋江为张顺拔箭。宋江每拔一支箭便有一声炮响。宋江于是炮轰涌金门方腊之弟方貌从城楼上跳下之后逃走。卢俊义率军从旱路攻城,被守城的庞万春用擂木滚石压下,时迁攻城,方腊军以磨盘石块抛下,时迁终至毙命。花荣放箭射中庞万春。武松、燕青指挥军士用圆木撞开城门。庞氏兄妹被阮氏兄弟所杀。王英被方貌所杀。扈三娘被方貌的马蹄踩死。方貌也中刀惨死。杭州之战,宋江先胜,但梁山将领三十余人阵亡,城内一片狼藉。蔡京、高俅得知宋江攻陷杭州,恐怕宋江获得南征首功,特让童贯取代南征招讨张叔夜,并让童贯务必抢在宋江剿灭方腊前赶到南军营,宋江吴用等人深知必须抢在童贯到来之前结束南征。为了通过乌龙岭,卢俊义带解氏兄弟上山探路,解珍及解宝在攀登绝壁时被方腊军击死。同时高俅又将张叔夜召回京城问罪。

第42集 血染乌龙岭

乌龙岭下,宋江只得硬拼。梁山军与方腊军短兵相接,秦明被乱箭射死。顾大嫂、孙新、孙立被夹子夹死。张青被火箭射死。燕青被竹签戳伤了眼睛,被李逵所救。花荣在奋力厮杀。孙二娘、武松在奋力厮杀。孙二娘为救武松被钉板扎死。阮小二、阮小五掉入陷坑被竹签扎死。方腊军节节败退,乌龙岭的天然屏障终被宋军打破,张叔夜回到京城,未能面君,就被高俅投入大狱,后朝廷降旨,以“督战不力”为由将张削职为民,遣返原籍。梁山军攻下乌龙岭方腊之子方天定败逃回皇宫方腊皇宫顿时大乱。方腊与方天定在逃窜途中与李逵武松遭遇。方天定被卢俊义武松合力杀死。武松被方腊砍断了左臂他用右臂死死的勒住了方腊的脖子方腊终被生擒。宋军攻下青溪城,此时童贯赶来,杀了方军两千名俘虏,押着方腊的囚笼,抢先回京领功。梁山军经过南征方腊,死伤大半,回京途中武松不愿接受朝廷封赏留在六和寺中做了清闲道人颐养天年。宋军在凯旋路上,李俊、童威、童猛又借病离队。宋江率领的这支队伍成了得胜的哀兵,七零八落,气氛沉闷。东京城外,宿太尉等迎接梁山军。宿查问谁才是擒方腊之人,宋江愕然,原来童贯押解方腊回京,要冒功邀赏。宋江不禁悲从中来,同时,燕青又不辞而别……众好汉都接受封赏唯有阮小七因身穿方腊龙袍纵马狂奔被免去官职贬为庶民。

第43集 宋江之死

燕青返回御香楼寻找李师师,后二人双双浪迹江湖。阮小七被贬回石碣村,宋江再三挽留,还托宿太尉奏圣上收回成命,阮小七却乐得其所,能回老家打渔,乐哉悠哉,接着,柴进、朱武、戴宗皆辞官不受,宋江无奈,只得洒泪作别。宋江在赴任前,花荣向省院交了官印,要陪同宋江左右,以防不测。梁山头领封官赴任,引起蔡京、高俅童贯的极度妒忌,他们密谋要先将宋江、卢俊义置于死地。他们先调卢俊义进京,赐饮慢性毒酒。卢俊义在回庐州的途中,毒性发作,落水而死,蔡京、高俅又如法炮制,派人到楚州赐“御酒”给宋江、花荣。宋江、花荣明知是计,但为了保住所谓的“忠君”的名分,只好饮用,但又怕死后,李逵闹事,宋江向李逵陈明心意,同饮毒酒。最后,宋江、李逵、花荣同死楚州。吴用得知此情后,返回梁山,在忠义堂悬梁自尽。皇宫大殿内,宿太尉请得皇命要求为宋江立庙供后人瞻仰徽宗准奏。